子书——挖坑势力装死中

万年坑王,不务正业,更新随缘↓戳,日常咸鱼躺尸,爱我的都是天使
更新随缘~系列……🌚
本命墙头:尧尧,妮妮,bygg,居老师我的心头好(*˘︶˘人)♡*
盾铁,贱虫,陆花,楚白……
博爱党,沉迷美色。

楚留香手游同人——cp:少云

洗毛巾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脑洞。
一个脑洞

一个来自金陵的小女孩,陪着母亲去少林寺礼斋,遇见了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可好玩了。
动不动就“施主你不要吧啦吧啦”,“施主你不能吧啦吧啦”,“师父说吧啦吧啦”,“方丈说吧啦吧啦”
男孩说他是和尚。
女孩问“那你额什么没有头发?”
男孩说他身体不好,阿娘让他在佛祖面前修身养性,可师父,成年后才能给他剃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女孩就叫他小和尚。
小和尚每天吃斋念佛,呆头呆脑的,可是整个少林没几个人陪女孩玩,她就缠着小和尚。
“小和尚我跟你说啊,我是金陵来的,金陵你知道吗?金陵斋梦斋的的桂花糕可好吃了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女孩总是说好多,小和尚就一直听着。
虽然木讷,但毕竟年小,小和尚也开始回应,活泼起来。
小和尚说他家在江南,上面有三个哥哥,他从小身体弱,家里养活不起,就把他带来了少林。
女孩听了很生气,问小和尚“他们抛弃你,你不生气吗”
小和尚摇摇头说“不生气,师父说吧啦吧啦吧啦,阿娘带我来少林的哪天给我买了xxx,可好吃了,每次过年的时候才会买一份,给哥哥们吃……”
女孩和小和尚做了朋友,女孩说她叫林殷殷,小和尚就叫他殷殷,女孩就叫他小和尚。
他们一起去塔林挖石头,去河里捉小鱼。女孩和小和尚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成了很好朋友。(具体略)
某次游玩淋雨回来,小和尚便一直生病,听大和尚说,小和尚身体本来弱还淋雨受寒,小小年纪怕落下病根。
女孩很难过,都怪自己害了小和尚,发誓以后做名大夫,她要小和尚永远好好的。
母亲礼佛完毕,带着女孩走了,和小和尚约定以后再见。
时间飞快,女孩和小和尚都长大了,他们之间也没有生疏,常有往来。
女孩出落的漂亮大方,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可疼一个都看不上,心里只有她的小和尚。
小和尚已经成年了,模样俊秀的让来往施主眼冒红心,而且因为一直没剃度,经常被当成修禅的客人,备受骚扰。
女孩看着烦“你师父怎么还不给你剃度啊”
小和尚只会笑着回答他“师父说了,时候未到”
“师父说,师父说,你眼里只有你师父”女孩越看越烦,她的小和尚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小和尚又笑了。
“还有你”
“给我买的粘豆包”
女孩……
之后小和尚被打成了满头包。
女孩家是金陵有名的富商,生意编布五湖四海。
人人都想着做林家的乘龙快婿,偏偏林家小姐都十九了还没有招亲的意向,好几家媒婆上门提亲都被赶了出去。
这天女孩又去少林找小和尚,看见小和尚在山门口,背个小包袱,看见她了就对她笑笑,笑的……欠打。
小和尚说“师父说,时间快到了,让我下山历练”
女孩问他什么时间,小和尚摇摇头什么没说,
“我也不知道,师傅说时间到了我就知道了”
当天晚上,女孩留了封信,背着自己的小包袱溜走了。
信上说“爹,娘,我出去玩了,不用担心我,兴许还能给你带个女婿回来呢!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对于女孩的行为,小和尚是不同意的“我是下山历练苦修手机,你一个女孩家跟着我干什么”
女孩不服“女孩怎么了,我就爱跟着你”
他们一起少林走到了江南,从江南走到了华山……去看了五岳山川,也看了杏林枫松。
一走就是三年。
可小和尚还是不开窍,女孩想,不开窍也好,也抢不走。
女孩不知道的是,小和尚也烦恼,他是下山苦修的,可是他过得很快乐,师父让他历练找寻答案,可他连问题是什么都不知道,三年修行,是时候回去了,可她却觉得和女孩一直走着也挺好。
回去的路上,他们路过一个村子,村里人要把无辜的女孩扮成新娘给河伯做老婆。
他们使妙计,女孩假扮成新娘,最终合力打败了假装河伯的歹人。
临走时,他们救下的小女孩要以身相许给小和尚。
女孩很生气“我救的你喂!凭什么嫁给他啊!不对,别想肖像我的小和尚!”
最后当然没嫁成,小和尚摊明自己是个和尚。
女孩舒心的同时心里也插了把刀子,也许是路上见女孩不开心的样子,小和尚故意逗弄她:
“你穿新娘服真好看”
被小和尚突然的夸奖羞红了脸,女孩故意镇定起来“那,那当然,我可是金陵最好看的姑娘,想跟我提前的人都排到武当了,可是本姑娘一个都看不上”
“为什么啊?”
面对小和尚的疑问,女孩挺住了,把小和尚忘一边拨开“那有什么为什么,看不上就是看不上”
“为什么啊?说说吗~”
“滚开,都说了没什么了!”

一路打情骂俏的回到了远行三年的家。
护送女孩到家后,小和尚要回少林了,却被女孩母亲留住了。
“这就是女婿吧”,一句话让小和尚呆住了。
“娘你说什么啊!”女孩赶紧让母亲停下,母亲疑惑的看着她“不是你说带个女婿回来吗?”
“娘!”
小和尚看见她们说了半天,才想起回话“回女施主,在下是殷殷的朋友,是个少林弟子”
母亲呆住了“怎么,是个和尚!殷殷啊,你可不能喜欢个和尚啊”
“啊啊啊娘!,我,我那有喜欢他!”女孩红着脸看了小和尚一下,跑回房了。
只留下女孩母亲和小和尚留在原地,小和尚不知为什么,心里莫名不安又欣喜,便匆匆告辞了。

回到寺里,拜见了师父。
师父问他“通了吗?”
小和尚摇了摇头“不知因果,何为通透”
师父也摇了摇头“自身因果,自知通透”
小和尚低下头不说话了,师父问他“下山三载,可有收获”。
小和尚便跟他讲自己经历过的事,看见的人和景,不管那件事,看什么景,小和尚的话里都有一个殷殷“我们一起救助了被土匪打劫的百姓,在芳菲林种下了一科种子,殷殷她……”,小和尚一直说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笑着说的,尤其是说到殷殷姑娘的时候。
“还有……”小和尚继续说着,被师父打断了。
“你被你母亲送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这孩子有悟性,有佛缘,资质天分难得,但是身体羸弱,所以让你习武调理”
师父继续说着“方丈算定,你命中有劫,因不知何劫,所以一直没有给你剃度,现在看来时间已经到了,你的劫来了”
小和尚不懂,什么劫?跟他剃度有关系吗?
师父笑着让他退下了,退下后,小和尚还是心神不宁。
他想见殷殷,他想去找她。
于是他就偷偷的半夜溜进了林府,干了从出生二十五年来最疯狂的事。
正在窗边想心事的女孩被突然冒出来的小和尚吓了一跳。
但还是信任的跟着小和尚溜了。
“你半夜来找我干什么?还偷偷溜进来?这可不像你”到了安全的地方,女孩一边喘气一边问道
小和尚也在喘气“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见你”
女孩愣住了,她突然笑了起来,笑的特别开心。
小和尚也跟着笑,他们两个像傻子一样大半夜的在小树林里傻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笑够了,他们就停下来靠着树相依坐着,什么也不说,女孩把头靠在小和尚肩上,小和尚一只手搂着她,就这样依偎到鸡鸣。
第三声的时候,女孩突然说
“小和尚,你娶我吧”
小和尚没说话,过了一会,回答道
“好”
女孩偷偷近抓着的手放下了,她开始哭,就扑在小和尚怀里,眼泪鼻涕都蹭他衣服上。
小和尚只是笑着看着她。
“混,混蛋,看什么看啊,哭的那么丑呜呜呜”
小和尚拨了下她的头发“好看,殷殷是金陵最好看的女孩,提亲的人从金陵排到了武当”
女孩破泪而笑。
女孩有一件婚服,是她自己绣的,舞刀弄枪的她,有着绣娘都羡慕的绣工,一针一线都是她藏起来的小心思。
小和尚回少林准备还俗。
女孩就回家准备把自己珍藏的婚服拿出来。
从很久以前她就在等,等她的小和尚来娶她,本来以为等不到了,谁知道老天竟然突然让小和尚开窍了。
女孩一直等,她等了三天,等了七天,等了一个月。
少林到金陵的路好远啊,小和尚怎么还不来。
她又等了一个月,小和尚又生病了吗?
她还在等,终于,她等不下去了,或者也明白了。
小和尚不来找她,她就去找小和尚。
她去了少林寺,见到了小和尚,小和尚现在真的是和尚了。
原本及腰的秀发现在变成了光头。
“噗,真丑”女孩忍不住笑了一下
小和尚也笑了一下,那笑容,很好看,只是一点也不欠打了。
女孩知道,少林寺没有她的小和尚了。
下山的时候,她听到路过的僧人说“听说xx师傅收了他一直没剃度的徒弟做关门弟子,以后就是他师父的位子就是他的”,“人家本来就天资卓越,只待破了劫便可一飞冲天,你们酸什么啊”,“那有,也不知道他的劫是怎么破的”,“管那么多做什么,课业还没做呢”
女孩一直往下走,一点也没回头。
回到家,她又背上了自己的小包袱,和当年一样。
在父母心疼的目光中,她笑了起来。
她一个人走了很久,哪都去过,当初走过的,没走过的。
在当年被救助过的人家里做客,去看了当初种下的树。
最后在一个叫云梦的门派停下了。
她还记得,她当初的梦想是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她要她的小和尚永远好好的。

某年,已经是长老的和尚正在打坐,听到外面几个(真正的)小和尚的吵闹声,便出去询问。
“我们要去金陵城里玩,长老有想要的东西吗?我们帮你带”
他想了想,脑中一闪而过某种甜味,“带份斋梦斋的桂花糕吧”。
次日小和尚们回来,愁眉苦脸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金陵城所有的桂花糕都不卖给和尚!”
根据小和尚们说,听到这个消息的长老气的不得了,都气笑了。
笑的特别欠打。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