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挖坑势力装死中

万年坑王,不务正业,更新随缘↓戳,日常咸鱼躺尸,爱我的都是天使
更新随缘~系列……🌚
本命墙头:尧尧,妮妮,bygg,居老师我的心头好(*˘︶˘人)♡*
盾铁,贱虫,陆花,楚白……
博爱党,沉迷美色。

一个搞事的接文【为什么我们总想打死子书】

我那么可爱,你们忍心吗,哼唧( 。ớ ₃ờ)ھ

秋名山老司机框:

群里接文不知道第几次
就记得有一次太监了约摸一年
本来大家都是打算好好的写个小甜饼的
哼唧
@子书墨白  @BigHoleInMySoul   @克苏鲁 
@其实是个真的。 @宁宁
至于完结的这么仓促的原因是为了制止又轮到某个人又跑偏收不回来了



(子书)
楚留香和白展堂冷战了,对此旁人都很惊讶和疑惑。
胡铁花惊讶于,老臭虫明明是去表明心意的!
同福客栈几人疑惑于,老白不是去坦诚心事的吗?
(框框)
我们把时间调回一天前
白展堂为了这件事已经心不在焉好久了,连平日里最不在意这些事情的大嘴都看出来他铁定有什么不对。掌柜的悄悄把老白提溜到后院,想单独跟他做做心理建设,要知道不能耽搁业绩呀。每分钟流逝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银子!
“额说展堂啊,你这是咋了嘛。有什么事你就跟额说,别憋在心里“
白展堂支支吾吾了半天,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我……我觉得……楚留香他喜欢我”
没想到厨房门吱呀一下就被推开,钻出来好几个人。郭芙蓉捧着脸“盗帅欸!那可是传说中的盗帅,老白你这是赚了啊”
掌柜的摇了摇她的扇子“所以展堂你是怎么想滴嘛
(克苏鲁)
“我? .........
白展堂拨弄着梁上垂下的一根玉米须子,啃着手上刚刚修剪好的指甲盖。
“哎呀,白大哥,你娇羞什么呀?人楚大哥还不一定看上你呢!”
小贝拍开白展堂拨弄玉米须的手,抱臂看着难得知道脸薄的白展堂。
“对啊对啊,老白,你说说人楚先生怎么就喜欢你了?”秀才揣着袖子,一脸急于知道细节的八卦脸。
“嗨! 就......老白这么多年江湖经验,识人难道还学不会吗?再加上这些年跑堂,眼力见儿修炼得是炉火纯青; 更别说是喜欢这件根本掩盖不住的事。
可正因为是“喜欢”这件事,哪怕堂堂盗圣一一珍珠翡翠白玉汤,也拿不准楚留香对自己的喜欢。毕竟一一对方可是“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的楚留香啊。
让我们把镜头调到三天前。
(酒辞长安)
三天前。
江湖上突然流传起来了一阵"xxx,了解一下”的惯用语。一时间各大门派纷纷效仿,招生大字报都贴到了衙门门口,气的县太爷当场发飙,命一干衙役速速清理大街小巷小广告,不得有误。
老邢上门诉苦,白展堂便自告奋勇前去帮忙。小铲子小水桶都拿上了,抬头一看:
"葵花派等一个小师弟,了解一下?”
“麻衣教等一个上门女婿,了解一下?”
......
了解你妹,江湖险恶,告辞。
一转身遇见个白衣如仙的人物,正是老朋友一一
楚留香。
(叉子)
“干干干干啥啊?
猝不及防一个白衣飘飘的人杵在你背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老白也被活生生吓出了结巴。
楚留香却像是习惯了一般勾勾嘴角笑了下,看了眼被清理得七七八八的布告栏又把目光转到了老朋友脸上:“白少侠这是在助人为乐?”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么.....你 看,看 这广告贴得瞎七八糟的多污染人眼睛啊是不....
不行,怎么说话还在结巴,做人不能这么怂。
白展堂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纸张团巴团巴来回抛着,硬生生掰出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香帅来这儿体察民情呢?”
“来找人。”
“找谁啊?’
楚留香叹口气,蹭蹭鼻子:“你说呢,小白?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啊? 某位爷今天小红明天小绿的.....该不是又把蓉蓉姐气跑了来我这儿泄气呢吧?'
“哦? 可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才是气话啊?”
白展堂又做了几个深呼吸,不生气不生气,凭什么每次看到老楚这张俊脸就要气成傻子,不划算。毕竟也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把气一喘平心气也就压了下来。老白重操小铲子,打了句非常敷衍的哈哈就转过身继续作业。
“没这闲工夫伺候你,香帅你自便啊。”
小广告又铲了两三张,可后背发凉的感受却没有半点好转。就在他实在如坐针毡得不行打算找江湖传奇干一仗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脸边。手下面,还贴了一张小广告。
盜帅缺一位盗圣小友共游江湖,了解一下?
白展堂愣愣地去撕那张告示,手指刚放上去耳边就传来一声轻笑。
“这榜撕了,按照江湖规矩,可是要践行到底的啊。”
这回头转得飞快,一句骂人话梗在喉口呼之欲出,背后却真的空无一人了。
“你大爷的楚留香!”
看来还是没梗住。蹲在不远处屋顶上的白衣人听到了这句亲切的问候,便舒舒服服地盘腿坐了下来。任凭瓦片蹭脏他的衣摆,也笑得仿佛白得了三个月的好酒。
(子书)
回想起三天前的事情,楚留香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旁边一直看着他的胡铁花被他笑的一哆嗦,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哎,我说老臭虫,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去表明心意的吗,怎么着,白兄弟没同
意?”
听了胡铁花的话,楚留香叹口气摸了下鼻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是奇怪.....胡铁花最见不得他墨迹的样子,喝了口酒“我说你能不能别墨迹了,到底怎么回事? 干净说出来,老胡我还能给你参谋参谋”
楚留香苦笑了几下,摇了摇头“恐怕难了”回想到当时的情景,楚留香还是奇怪。“为什么,当我想表明心意的时候,脱口而出的是其他人的名字,是其他人的名字,脑子里浮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陌生的名字,看不清的相貌,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楚留香皱了下眉“也不知道展堂现在怎么样了... 
(框框)
再说那天晚上,白展堂走在回到客栈的路上。突然转身而立“出来!”
“真生气了啊小白” 楚留香摇着扇子从拐角走出来“我可是认真的,你可愿意与我把酒同舟,走遍大江南北”白展堂怎么看怎么觉得楚留香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
“你不是有蓉蓉姐……不是还有红袖姐吗”白展堂抬头笑了两声“还缺我个大男人吗……哈哈”
楚留香一步步上前逼近了白展堂,扇子一敲收起来横在了白展堂身后
“当然是……”他凑近白展堂脸侧,呼吸都能打在展堂的耳廓“喜欢你啊,方平”
白展堂双颊带着的红晕陡然褪下,飞也似的跑了。
楚留香惊讶于自己口中吐出的名字竟是来不及留下白展堂。
(克苏鲁)
楚留香呆在原地,不自觉摸上自己的鼻子。
虽说爱情这件事,本身就是没有道理可言,但他怎么会鬼迷心窍到这种地步? 面对着明明两情相悦的心上人,自己怎么会脱口而出别人的名字?
而且....设身处地想一想小白的感受....他肯定会觉得自己心有所属,倘若就此错过自此江湖再见,形同陌路......
楚留香一敲扇子,登时追了出去。
白展堂坐在屋顶上,撑着下巴看月亮。
他是知道楚留香心意的,他也明白一份感情的来之不易,他不想让两个人的爱情还未萌芽便过早夭折。
只是,这个老家伙怎么还不追过来?
”小........白.......来你就在这儿啊.....
白展堂一脸惊讶地看着气喘吁吁的楚留香。
"我....刚去了趟十八里铺....
(酒辞长安)
“与我何干?”白展堂仰头干了一杯酒,神色复杂。楚留香收扇立在他面前,开口道:“不管你相不相信,刚才并非我本意。我喜欢的人只有..一股熟悉的眩晕感袭来,楚留香伸手撑住额
角,看着白展堂的眼睛,发现自己竟然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只好换了个委婉的说法:“今晚月
色甚好,一起赏月吗?
"的确很好。”白展堂起身和他并立,抬头看向月亮:“听闻月圆之夜,便是冤魂游荡之时。香帅见多识广,可知七侠镇百年前含恨而死的落魄书生--席方平?
楚留香看他侧脸,只觉是另一段风流姿态,顺着他的话道:“未曾听过。’
白展堂往前走了一步,微微一笑:“他到死也没等到想见的那个人,怨气徘徊天地,久久不
散。
"小道士,当年的债,你想好怎么还了吗?"
(叉子)
楚留香定了下心神,面前的心上人很是明显地嗤笑了一声。他倒是第一次看这张惯例嬉皮笑脸的脸上露出这般狠绝的神情。别说,还挺好看的。
“照阁下这么说,楚某当年可是那个负了阁下的道士?”
毕竟是盗帅,行走江湖多年,奇事早已见了一箩
筐,所谓鬼上身也自然不是第一次得见。面前的“白展堂”似是因这种从容而怔了怔,继而便笑得有些自嘲。
“也是,人间地府,轮回几度,自是早把前尘忘了个干净。情深意切,不过如是。”这话说着说着又有了几分凄切,从心上人的口中用心上人的嗓音说出口,对香帅的作用自是不用多提。
白展堂的侧脸在月光下被映照得很是凄切,楚
留香把玩着手里的扇子,再回应时却又出乎了这孤魂意料之外。“阁下所托非人,楚某亦是无能为力。”他叹了口气,对着天上的月亮微微一笑,“当然,楚某若真是百年前那位负心道士,倒也确实欠了阁下一笔情债。
“你这后生,打算如何偿还?”
“楚某学识不精,然行过万里路,自是见闻比旁人多了些。阁下既然能上小白的身,那小白必然也和阁下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
楚留香突然起身凑前,面前被附身的年轻人没个防备差点跌落屋顶,却被搂住了腰一把抱进了怀里。
席方平透过白展堂的眼睛打量这张搅了他百年安宁的脸恍惚间又回到了生前岁月。那时自己也和这白姓青年一般年少,也在这月色之下听这张脸的主人许下海誓山盟,也同他一起笑得眉眼弯弯,仿若这世间的万般苦水皆可平。
“在下,愿对阁下好。”
只此一句,误人终生。
(子书)
当年席方平救回父亲,因和身体分开太久灵魂不稳,某夜灵魂出窍,竟被当成了野鬼。他遇到了一个傻兮兮的小道士,小道士虽然傻但是对他很好,还担心他被恶鬼妖精吃了,围在他身边不肯走,后来知道了他的生魂也总担心他会不会又灵魂出窍,说要守着他,保护他,做永远都好兄弟。
他们是兄弟,是朋友,也是爱人。
席方平说过,他这一生宁愿为情而死,然而他做到了,却也为情所.....
父亲问他可悔,劝他轮回转世,一碗孟婆汤忘了可好。
他说不悔,不愿转世,更不想忘。
“孩儿要等他,十年百年也等,等他转世,问他缘由,问可悔....
父亲叹他痴儿,读书数十载读不懂放下二字,可书读百卷,也看不透人心难测.....
他本可以入轮回,待转世几载位列仙班,此时却因情劫有了心魔,如何不叫人心痛。
无奈之下,父亲用他三魂一魄转世,转瞬百年"小道士,我又遇见你了”
(宁宁xi)
一个人的灵魂,分成了两半,经历了不同的人生,有了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性格,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已经彻底不同?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席方平只觉得心头发苦,见到楚留香的第一眼他就知道,
这是小道士的转世,他更知道,他目光追随之...是自己的另一半灵魂。
白展堂跟席方平,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不爱念书轻功高绝席方平却性好诗书手无缚鸡之力,他们是一个灵魂的两半,却不是一个人。
他其实悄悄跟在他们身边很久了,看着楚留香对白展堂好,看着楚留香对白展堂笑,看着他
眼里缠绵的情意.....
他们两情相悦,他们天作之合,那他呢? 他算什么?
他等了一百年,盼了一百年,念了一百年,为了他生生撕裂了自己的魂魄,等到的却是一个
爱着白展堂的楚留香。
毕竟那是自己的另一半灵魂..他爱上哪一个,都好吧?他也曾这么劝过自己,可到底还是忍不住在楚留香准备告白的时候出手搅乱了他的神志,让他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可现在看着对方眼里那丝戒备,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他爱的那个小道....才不是这样的.....
他骗了自己的一百年,才恍然明白父亲当年那句"痴儿”何意。
人世轮回,孟婆忘....你等到的那个他,永远不会是你的他了..
“罢了....我把他还给你就是了....

评论

热度(32)

  1. 子书——挖坑势力装死中秋名山老司机框 转载了此文字
    我那么可爱,你们忍心吗,哼唧( 。ớ ₃ờ)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