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挖坑势力装死中

万年坑王,不务正业,更新随缘↓戳,日常咸鱼躺尸,爱我的都是天使
更新随缘~系列……🌚
本命墙头:尧尧,妮妮,bygg,居老师我的心头好(*˘︶˘人)♡*
盾铁,贱虫,陆花,楚白……
博爱党,沉迷美色。

《上错花轿嫁对郎——楚白版》

《上错花轿嫁对郎》
试笔,文笔渣且ooc,预计又是一个坑emmm……
私设架空
   cp:楚白及衍生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城里的人都知道今天城里两家大户,白家和席家嫁子的日子。
   本朝民风开放,男男相恋为大众接受,虽然嫁娶之事甚少,但也不以为奇。

白家:
      “夫人,少爷又闹别扭了,死活不肯上轿”管家白齐看着自家夫人,也只有夫人能治得了少爷了。
     白三娘转了一下手上的扳指,“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回禀夫人,巳时了,吉时快到了”
   “把他捆起来塞轿子里” 白三娘喝了口茶,自己的儿子从来不是省心的。
   外面传来几句嘶吼“我的亲娘啊!你不是要您儿子的病吗?明知道我看见当兵的腿就发软,你还让我嫁过去!”
    白三娘放下茶杯,对外面说道“捆结实点”
许是听到她的声音,外面传来更加惨烈的叫喊声
           “娘啊!”

   席府:
       “少爷穿这身真好看”,“就是就是,我们少爷啊长的可好看了”丫鬟们围在一起讨论着,被他们围着的人,是一个尚未及冠的少年人模样,约莫十八岁的年纪,唇红齿白,容貌秀丽。一身大红的喜服更称的人肤如凝脂,面色也带了点娇艳,只是眉间有些忧愁。
      “吉时快到了,少爷我们该上轿了”席单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少爷,只觉得万千感慨,那么快少爷就长大了。
    “单叔,父亲呢?” 席方平眉头微皱看着管家,“老爷应酬完宾客,在外面等着呢?”席单回答道。
   “那,大哥呢?”,“大少爷事前回了书信,朝廷公务繁忙,脱不开身”席单看着自家少爷叹了口气,“少爷,该上轿了”
          “起轿——”

锣鼓喧天,艳阳高照,白席两家在同一天的同一时辰起轿上路,白家从东门出发,席家从南门出发,在南桥村相会,又各自赶路……
      轿子晃晃悠悠的上路,白展堂吐掉嘴里的口塞布,挣扎着看着绑在手脚的绳子,用力弯着手臂,用手指勾出藏在鞋底的小刀片,慢慢的磨起了绳子。
    “就这点手段还想困住我”
磨了半天,看着已经磨开一道口子的绳子,白展堂停下休息一会,这轿子闷的他头晕,喘两口气又继续磨他的绳子……

       “少爷,您累不累啊?”,外面传来询问声,席方平睁开浅歇的眼睛“不累”,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处境叹了叹气,不知道现在已经走了多远了,哎……
    外面又传来询问声,只是这次声音小了很多“少爷,这是大少爷给你的”
   一个纸团从窗口扔了进来,席方平赶紧拾起打开。
          吾弟亲启:
            不愿嫁便不嫁,我已准备妥当,你且放心。
                                                     兄
  席方平抓紧书信,双眼微红,难掩内心的激动“大哥……”
       
       
      

另一边……
   “我说舅舅啊,我是回军营,又不是去走亲戚,你给我那这么多东西像话吗?”
    “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有本事跟你舅妈说去”刘若谦,撇了一眼自己的傻外甥,把东西在马背上绑好。
   “平威啊,我最近总是心神不宁,自己算了一卦,得出你近日有劫,这个你拿着,防止有什么意外”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平安符递给沙平威。
   沙平威无奈的接过“哎呀我的舅舅啊,你怎么又当起刘半仙了,有这功夫,不给你外甥我找一个赛杜冰的媳妇”
     “哈哈哈臭小子,赶紧走吧,回头让你舅妈给你找一个”刘若谦被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翻身上马,沙平威笑着道别“舅舅我走了啊”
   “走吧,路上小心”
   沙平威走后,刘若谦才回屋,舒大娘一边摘着手里的草药一边看着他问到“我刚才听见你说什么劫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啊?”
   刘若谦摸了两把胡子“不好说,不好说”
  “哎,你个死老头子,你亲外甥的事你都不管啊”
     “是真不好说,不好说啊……”
         ……

      半夜无心睡眠,发个短小渣文,作者文笔渣,坑品极差,请谨慎上车。

   晚安(´(エ)`)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