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挖坑势力装死中

万年坑王,不务正业,更新随缘↓戳,日常咸鱼躺尸,爱我的都是天使
更新随缘~系列……🌚
本命墙头:尧尧,妮妮,bygg,居老师我的心头好(*˘︶˘人)♡*
盾铁,巍澜,贱虫,陆花,楚白……
博爱党,沉迷美色。

《用孤单又灿烂的神_鬼怪的方式打开楚白》
始于脑洞,忠于挖坑不填。
图是脑洞讨论的有毒交流🌝

私设过多,作者ooc且文笔极渣,慎入

      被人类双手触碰过,或是沾上了人血的东西,一旦有了灵魂,便会成为鬼怪。

       白展堂不止一次听他娘说过,当初他的命是是被鬼怪救回来了的,当初,白展堂还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他娘被敌人追杀,她娘愣是一个人大着肚子带着他逃了几千里,最后被敌人堵在一个山谷里,敌人步步紧逼,而白三娘这时已经是快要临盆了,生死一线中,一个神秘人救了她。

“他一出现,我就知道他不是人”白三娘这样对白展堂说,明明不信鬼神之说的娘偏偏对这方面深信不疑,让白展堂即困惑又无奈。
     “错不了的,当时我一心想着护着肚子里的你,祈求老天能让我们娘俩活命,那时候我明确感觉到扇坠突然发烫了一下”

白三娘说的扇坠是她在一个普通摊子上买的,买东西的人说,这是个古董宝贝,是鬼怪的信物,拿到这个扇坠的人能获得鬼怪的帮助。
    这么神秘又牛逼哄哄的东西,被他娘在一轮讲价中,二十文钱买下来了。
   现在,就挂在白展堂腰上的荷包里。
   白展堂从来不信什么妖魔鬼怪的东西,虽然他也半信半疑的怕鬼什么的,但是对他娘讲的这些,还是更信什么鬼怪只是碰巧路过的高人什么的。
   不过,虽然嘴里说着不信,在他娘的潜移默化下,白展堂的心里还是记下了“鬼怪”这个名词。
     当他跟同福客栈的众人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脸“你又在瞎吹的”眼神。
“没想到老白你挺厉害的啊,还是妖怪接生的啊”郭芙蓉调笑的用手肘撞了下白展堂,白展堂躲开她,反驳道:“起开,什么妖怪啊,都说了是鬼怪,鬼怪!你们怎么都不信呢?”
   李大嘴嗑掉手里的瓜子“那你自己信吗?”
“……”白展堂一时语塞
  秀才从柜台那边出来,拿着本书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子不语怪力乱神之说,我们要相信科学,子曾经曰过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行了,行了,都干活去,别在这里什么鬼啊神啊的,不做生意,鬼能给你们工钱啊”佟掌柜从楼梯上走下来开始招呼他们干活“赶紧的,桌子板凳都摆好了”
      “好嘞~”,“干活喽~”……
  白展堂把板凳放好,就看见小贝在拉他的衣角,“干啥啊,我干活呢?”
    “白大哥,你那个坠子给我看看呗嘿嘿”莫小贝撒娇的看着白展堂
     “看啥玩意啊,就一破坠子,也不是金不是银的,有啥好看的”
    莫小贝拉着衣角晃晃,“就让我看看吗,白大哥你最好了,就看一下,一下就好”
  “好好好,给你看,给你看行了吧”白展堂无奈的解下腰上的荷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玉白剔透的扇坠,不自觉的小心的递到莫小贝手里
    “嘿嘿嘿,白大哥最好了”莫小贝接过坠子,仔细看了下,扇坠的坠子是上好的羊脂玉坠,下面系着红色流苏,整体精致美观。
   “除了挺漂亮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吗?”莫小贝左看右看都没看出来什么特别的,不是鬼怪的东西吗?看上去很普通吗。
     “我都说了,就一简单的破坠子,没啥好看的”白展堂一边说着,作势拿回了扇坠,重新放回荷包里,装好。
  莫小贝眨巴了下眼睛,刚才白大哥拿回扇坠的时候,她好像看见坠子闪了一下,一眨眼又什么变化都没有,一定是我眼花了吧,莫小贝这样想着,很快就把这事忘了。
       东西都收拾好后,客栈也要开始今天的生意了。
    白展堂打开大门,站在门口等着揽客招呼客人,今天的天气很怪,大风过后又升起了雾。
   白展堂在门口站了很久都没有客人来,他靠着门昏昏欲睡,一阵风吹过来把他吹醒了。
     雾被这阵大风吹散开来,白展堂远远看见雾里有个人影向走过来,人影越来越近,雾在他身后慢慢散去,一个人就这样走到了白展堂面前。
    “我要住店”,白展堂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好的,客官你里边请,秀才有客人,上房一间……”

       在小小的荷包里,扇坠悄无声息的闪了几下,又归于平静。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