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挖坑势力装死中

万年坑王,不务正业,更新随缘↓戳,日常咸鱼躺尸,爱我的都是天使
更新随缘~系列……🌚
本命墙头:尧尧,妮妮,bygg,居老师我的心头好(*˘︶˘人)♡*
盾铁,巍澜,贱虫,陆花,楚白……
博爱党,沉迷美色。

瞎画……放弃画画

翻坑翻到这篇,现在都十一月了,我省的那个结局都没写出来……有人想看吗,差一点就写完了,很短,就差个结尾,没人看我就再放会,等哪天再想起来(:з」∠)_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

有时候比拆更过分的是逆我cp,让我有种我杀你爸爸的想法

原耽脑洞,记梗《俊男帅哥的爱情故事》

我刚才突然想写个爱情故事
主角俩,一个叫秦俊,一个叫林帅
两个男人,一个三十二岁没谈过恋爱,一个十六岁就搞大别人肚子,今年二十六岁的单亲爸爸,秦俊的姐姐是个小学老师,有时让弟弟替自己代课两天,家长会上认识了林帅。
第一眼就是,这人真骚气,还有点二,但是个好爸爸,骑个摩托,穿个马甲,脚上是估计忘了换的拖鞋,一边停车一边把后座上昏昏欲睡的儿子抱下来。
林帅长得很帅,从小学开始就是校草,诱人的桃花眼,笑起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傻不愣登的有点欠揍,可是他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巧嘴,一张嘴吃遍八方。
秦俊并不是很俊,有点清瘦,普通清秀的相貌,胜在气质好,不过要秦姐说就是个单身三十年的性冷淡,秦俊话少,但其实情商智商都很高,只是懒得说话,比起跟人说话,更喜欢看书画画,是个作家,但是不出名,也总被退稿,理由是故事不知所谓,剧情一塌糊涂,连一句话都看不懂。
林帅爱叫秦俊秦老师,他以前一直是个问题生,高中就被退学了,其实不喜欢老师,但他喜欢叫秦俊老师,不为什么,叫着爽而已。
秦俊小的时候走丢过,那天他去参加社区小学生朗读比赛,被一条狗追着跑迷了路,一个人在一个死胡同坐了一天半,后来留下了怕狗的后遗症。
他俩在一起很奇怪,纯属意外,或者说缘分。
秦俊三十五岁生日那天,林帅去看他,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 看着春晚,不知怎么突然来了句“要不咱俩凑合过吧”
秦俊看着林帅,看的他脑袋冒汗,正要说自己开玩笑呢,秦俊开口说“好啊”
然后第二天秦俊就找人把林帅东西搬来,开始了同居生活。
林帅儿子叫小名壮壮,一点也不像林帅,是个小胖子,林帅只说孩子像妈,还说自己小时候也是个小胖子。
秦俊第一次知道林帅原来晕血是他们第一次开车,自己技术不当导致的。
在一起后林帅才发现秦俊是闷骚,不爱说话是因为他有好多小本本,而且他喜欢醉酒之后说梦话,还让人背九九乘法表。
他们第一次吵架的原因是关于孩子早恋的问题,秦俊从姐姐那得知壮壮偷偷给隔壁小芳送糖果和巧克力。
俩人的关系最后告诉家里的时候异常成功,秦俊家里一直觉得儿子要孤独终老,这方面不管男女,活的就行。林帅是个孤儿,没爹没妈,家里就他跟壮壮俩个,现在多了个秦俊。
俩人第一次过情人节,选择了在家看电视,一个要看综艺节目,一个要看社会与法。傍晚,秦俊问林帅为什么十六岁就搞大别人肚子,孩子妈妈呢,为什么没有结婚,林帅说自己当初年少轻狂不懂事,孩子妈妈看不上自己,孩子丢给他就出国了,然后又笑着问秦俊为什么不谈恋爱,毕竟他可不是真的性冷淡,秦俊说心理阴影,至于阴影是什么他怎么都不肯说。
  秦俊喜欢吃甜的,林帅喜欢吃辣的,壮壮喜欢吃肯德基。
      他们第一张全家福是学校运动会上拍的,一家三口,左边站着秦俊,右边站着林帅,壮壮在中间一边拉着一个人的手,对着镜头笑的十分灿烂。


解放了,放假了hhhhhh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浪起来

中元节脑洞
白展堂知道自己死了,于是一直跟在楚身边待着,有事捣乱,有事自言自语,有时吐槽搞怪,反正楚也看不见自己,自己已经死了,别人看不见他,他也触碰不到别人,即使离的那么近。
某天同福客栈的人来看他,一眼就看见了白展堂,白展堂很奇怪他已经死了啊,怎么还能看见他呢,小郭说“老白你傻了……”,是啊他傻了,危机关头,楚留香赶到了,死的不是自己……
微风中似乎有一声听不见的叹息落下。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是个脑洞,还没也不一定写,就先脑补爽爽。

我突然又有一个脑洞,名字叫(昏君)
江湖中没人知道楚留香的身世来历,传言很多且不可考证,但从没有人说楚留香是来自皇家的,而且是皇上的孪生兄弟。
  当今皇上微服私访,遇到某个席雨荷不肯回来,于是拉自己好兄弟去给自己当几天替身,好兄弟无奈脱下白衣换龙袍,当起了皇上。
   某天楚无聊的在皇宫房顶上蹦迪(不,恰巧某位姓白的皇宫盗宝,一看那个大傻大晚上的一身白站屋顶上,生怕别人看不见他啊,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于是上去熟络了一顿,然后用关怀“后辈”的语气给他讲半天盗贼守则俩人就这样一个人讲,一个人听(懵逼)的状态下在屋顶上唠嗑半天,就差一盘瓜子了,直到一边的隐卫终于看不下去提醒皇上快上朝了,这小贼要不要处理了。
楚皇上表示他做盗帅那么多年还从没有人给他上过课呢,太有趣了,不能放过,于是侍卫就把人给抓了。
白……什么玩意!直到跟自己唠嗑的是皇上,白怂的爪子直哆嗦,心想自己这回小命要送在这了,谁知道皇上不但没杀他,还把他放了,除了没让出皇宫,啥都没管他,好酒好菜吃着,豪华客房住着,他心想可能皇上宫里住久了空虚寂寞冷了,需要人来解闷,可自己一看见他就怂啊,那可是皇上啊,一不小心,咔嚓,脑袋没了。
  另一边,楚皇上也不知道哪根筋搭对了把白养在宫里了,他想也许是自己想念江湖中的生活了,看见白身上那种潇洒肆意的江湖气息让自己感到亲切,俩人就这样同居了。
时间一久白也不怕他了,他发现这个皇上一定也没有自己相信的可怕,为人潇洒风流,交流起来让人如沐春风,那双眼看着你比宫里最好的酒还惹人发醉。
楚也觉得白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有点怂,但是性格爽朗,善良可爱,越看越让人喜欢
但是就算日子过得不错,飞鸟也不能局限于一片天空,楚留香也明白,因为他自己都有点待不住,于是他放白走了,漫长的一段路,好像走不到头,老白走两步就回头一下,他也不知道看什么,可心里就是有点不舍,直到跨出宫门,他也没看到想看的。
       回到江湖里,可比皇宫自在多了,可白展堂心里却不怎么自在,这种感觉很奇怪,莫名其妙的好像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某天他又到一个房顶踩点,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白衣服站在那,白衣执扇的翩翩公子笑着看着他,那双眼睛比他喝过最好的佳酿还要惹人发醉
  我编不下去了,不对啊,我不是想写昏君的吗?我想写涩清的暗黑系啊,又跑偏了还o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