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墨白

万年坑王,不务正业,更新随缘↓日常咸鱼躺尸,爱我的都是天使
更新随缘~系列……🌚
本命墙头:尧尧,妮妮(*˘︶˘人)♡*
盾铁,贱虫,陆花,楚白……
博爱党,沉迷美色。

what?
这什么时候发的了,现在给我屏蔽?
(怒`Д´怒)

自己一个人看完了一部咒怨,吓死了,现在满脑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东西,希望晚上不要做噩梦……

被抓包了(ಡωಡ)

《无题》

   ooc渣脑洞,慎入。

                  迷幻

  白展堂的耳边嗡嗡作响,脑子里混乱不堪,只感到沉甸甸的,身体随着意识在不断下沉,他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迷茫间仿佛有什么人在叫他的名字。
    眼皮微颤,他试着转动眼珠,费力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模糊,只有雾茫茫的白色。
   他转了转头,迷茫的看着四周,眼前的雾慢慢有些退散,闪过不同颜色的身影,斑斓的光影,混乱的人群,嘈杂的声音,还有……还有……还有什么?

                 错觉

      白雾慢慢退散开来,在前方开出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路,白展堂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该去哪,他只能跟着身体的意识沿着路一直往前走。
    越往前走,光线越亮,视线越清晰,混乱的意识越渐渐变得清醒。

                  破碎

        路的尽头到了,很快,快的不可思议,白展堂甚至有点不相信那条看起来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的路,原来离自己那么近。
     “展堂!”  “白展堂”  “白大哥”  “老白”
           谁在说话,谁在叫他?
      “老白你快醒醒”  “展堂你醒过来啊!”好像是小郭和掌柜的声音?
       “白大哥呜呜呜你不要死啊呜呜呜”小贝!咋回事啊?谁要死了?
         白展堂吃力的睁开沉甸甸的眼皮,眼前一片漆黑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同福客栈众人的影子。
       “小郭”    “秀才”   “掌柜的”  “小贝”   “大嘴”
      你们哭啥啊?哎呀别晃,慌的我头晕……
    “咋回事啊?咋这么累呢?比干了一天活还累,老难受了,胸口闷的慌……哎!不对啊?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少了谁来着?明明都在啊?少了哪一个……
    爱穿白衣服的,女人缘比我还好的,喜欢陪我喝酒,仗着轻功比我好老是欺负我,明明不怕葵花点穴手还总是假装被我点住了,总是多管闲事一年到头浪的没边,说话总是不嫌害臊的那一个……
                        姓楚的……

                  回放

     江湖上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盗帅楚留香与蝙蝠公子决战蝙蝠岛生死不明。

没人知道,盗圣白展堂死在了一个平静的夜里。

    “等我回来,有件事告诉你”
      “啥话不能现在说?磨磨唧唧的”
      “等我回来就告诉你”
        “……哼,谁稀罕呢”

日常睡眠质量堪忧……要秃顶了呜呜呜……

做梦梦到自己是个古代大小姐,施舍给个穷道士一碗饭,他拿了饭,还端走一碗面,然后视角变成道士看着我说,我的名字里带劫,我隐约记得名字是三个字还是四个字来着,姓白,白什么白来着,还是白墨白,白月白,还是白月墨白,白墨月白什么的记不清了,一饭之恩他会帮我,他拿了碗,说用碗就我一命,然后沧海桑田,时光转换,我感觉自己身体里不是自己,一会是楚留香,一会是白展堂,一会有好多人对我说节哀,老白死了,一会又一群人祝贺我和老楚的新婚之喜,迷茫,混乱。然后画面就像打碎的玻璃一片一片的,然后开始更乱,我知道自己在做梦,我想醒过来,然后开始抽耳光,视线变成一会是老楚的手,一会是老白的手,抽脸,面前总有一大群看不清脸的人,许多杂乱的声音,迷幻的光影,过了一会,又风格变换了,一会有人叫我去救人,一会说什么同志,共产主义,上一秒悬疑恐怖片,下一秒抗战解放军,最后只记得唱着五星红旗在那蹦哒?大概就是这样,明明睁眼上一秒还记得很清楚,一睁眼就没了,能大概想起那么多不容易了emmmm……
     这狗日的梦!扰我睡觉!

一个纯洁的爱情故事👌

真几把乱涂🌚

上次偶尔刷到个奇文,突然觉得只要文够香没有吃不下的了 只有萌不萌的问题(抽烟烟),当然,我家不拆不逆(大声嘀咕)

充满违和感的p图……
本来还有两句话的,不知道说啥_(:зゝ∠)_